与病魔较量,如何才能跑出“加速度”?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在湖北全省的严峻形势,2月初,在中央全面部署下,一个由19省份支援湖北省武汉以外的16个市州的对口支援机制迅速建立起来。号令之下,火速集结,一支支医疗队、一批批医护人员携带着装备,从全国各地抵达湖北。对口支援为湖北防控疫情发挥了怎样的作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这些医疗队在做些什么?

荆州的新冠肺炎患者确诊人数在千人以上,是除武汉外疫情最严重的三座城市之一,在海南省提前支援的基础上,2月11日,广东省第一批对口支援湖北荆州医疗队108名队员抵达,85名来自广东南方医院的专家和护士和两位省级重症专家成建制驰援荆州疫情形势最严峻的洪湖市。

洪湖疫情严重,却没有一间收治新冠肺炎重症、危重症的ICU病房。

在广东医疗队抵达的第三天,56岁的广东省重症专家邢锐冒着风险为两位病情危急的重症患者实施插管手术,挽救了两个生命。

广东省援助湖北荆州新冠肺炎防控前方指挥部副总指挥朱宏说:“这里没有负压病房怎么办?这个病人又非常需要,以广东抢救的经验来说,插了管成功率会很高,不插管几乎就没有希望,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管多危险还得选择。邢锐教授按道理都不允许进去,但是他自己坚决要去,他说我是ICU的老兵。”

要降低死亡率,洪湖必须有一间新冠肺炎重症ICU。

仅用了24小时,在广东医疗队的帮助下,原有的普通重症病房改造成了有二十张病床、专门收治新冠肺炎重症、危重症患者的ICU病房,这对扭转洪湖的疫情有重要意义。

在ICU病房里,与时间和生命的赛跑每时每刻都在进行,从广东和洪湖的力量合二为一的那一刻起,他们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在荆州,洪湖离武汉最近。在武汉实施封城管理之前,近5万人从武汉返乡回到洪湖。这个庞大的数字下,是大量需要被快速检测和筛查的疑似病例。

但当时,洪湖当地没有核酸检测的资质,所有样本送往荆州,单程就需要三个小时左右,更别说排队等待结果的时间。

广东医疗队决定立刻帮助洪湖市搭建核酸检测平台。

在当地相关部门的配合下,洪湖市申请到核酸检测资质,有了这个日均检测量达到500例的核酸检测实验室,整个过程不到48小时。

截至2月24日,洪湖市所有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密切接触者筛查工作已全部完成。

从对口支援开始,广东援助荆州医疗队在针对洪湖市的疫情防控工作中建立起患者分区管理和集中救治的一整套方案。为了能够更快掌握每一个患者的情况,医疗队打通了9家定点医院的患者信息系统,远程会诊的方式为专家们赢得了更多的时间。

截至2月26日,洪湖市已有128位患者治愈出院。

荆州市的疫情防控在海南、广东两省医疗队的支援下平稳进行。

疫情防控,湖北面临的挑战最大,其他省市压力同样不小。但对口支援的省份没有迟疑,果断挤出物资满足受援地需求,派出精锐部队出征。于是我们看到了“搬家式的山东援助”、“硬核式的江苏支援”,看到东三省倾囊相助。

武猛是黑龙江省医院重症专家,抵达孝感之前在黑龙江绥化抗疫一线连续奋战。

除武汉外,孝感是湖北省疫情最严重的地区,确诊人数超过3000人。1月底,孝感疫情告急,重庆市率先派出医疗队支援。2月12日,按照19省份对口支援的总体部署,黑龙江省紧急调派340多名医护人员抵达孝感,包括武猛在内的125名医护人员直接下沉到孝感市疫情最严重的汉川市。

经过两三天磨合,黑龙江医疗队迅速接管了汉川市人民医院集中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两个ICU病房、26张重症病床全部300多名患者的治疗和护理。

这支队伍集结得并不轻松,黑龙江本身的疫情压力不小,医疗资源同样紧缺,支援孝感的医疗队来自全省六个地市、不同专业。他们中几乎所有人都是从黑龙江抗疫一线直接转战孝感一线。

乔适是黑龙江省医院南岗分院总护士长,她是这次黑龙江支援汉川的医疗队护理组组长。虽然她自己也已经在黑龙江抗疫一线连续工作了近一个月,但这里护士们的工作强度是她没想到的。

乔适说:“护士戴防护镜进去要进行除雾处理,但是后来已经不是雾了,里面全都是水,防护镜下面凹的地方有两汪水,特别心疼。”

乔适的团队74人分别来自黑龙江十几家医院,有些并不是重症护理专业。但乔适必须让她的队员们快速适应这里高强度、高危险性、复杂的重症护理工作,因为她希望让汉川的护士们能快速轮换下来得到休息,因为紧急情况随时都有可能发生。

在汉川人民医院的重症病房里每一天都在进行战斗,来支援的黑龙江医疗队和汉川的医护人员竭尽全力和时间赛跑、挽救生命。温暖而坚定的力量在两支队伍之间传递,他们的无畏是对彼此和患者们最有力的支撑。

中央号令,举国动员,这是制度优势的集中体现;闻令而动,敢打硬仗,医护人员勇敢担当。全国现在有300多支医疗队共4万多名医护人员正在湖北,和当地的医护人员一道并肩战斗。在多方协同作战之下,我们看到收治床位在不断扩增,救治力度在不断加大,救治水平在不断提升,诊疗方案也在不断优化,与此同时,则是病亡率和重症比例的下降。相信不断积累的经验也将为下一阶段的救治奠定更好的基础。

责编:秦雅楠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spirochicks.com